川灬爺Jimmy

《信长协奏曲》同人



一、本能寺之变

 

“这几年,少了些战争呢。对吧,小光。”三郎趁没什么事情做的时候,出来散散心,而一同出来的人就只有光秀,别无他人。“是的。”虽然只有他们两人,但光秀并没有把头巾摘下,因为担心隔墙有眼。“好久就没这样散步了···”两人不知不觉就走到第一次相遇的地方,那时候三郎还是三郎,而光秀则是信长。“因为三郎你为了要取得天下而不停战斗。”光秀只知道,眼前与自己相同的人就是织田家的主,只有这个人才能救得起织田家。“小光,还记得这里吗?”看着四周的坏境,只有一种叫做回忆的感觉,“嗯,那时候三郎你从天下掉下来,刚好被我遇见。”同样的感觉,虽然已成过去,但有一种缘分之意。“从那时候开始,我的信长生活就开始了。虽然一开始不知道如何去当信长这个角色,但是我只知道,信长是要夺取天下的人,无论如何多不能死,可是,那次在本能寺经过的时候,我才想起信长是在本能寺被杀了。”即使知道会有一天离开,但也要完成你托付的事,“三郎,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三郎没有回应,只是嘴角微起,看着看着快要下山的夕阳,“现在来说,他们眼里的信长就是我,而你,只要记住要以明智光秀这个名字活下去,因为你还有阿市归蝶他们。”三郎很平静的说出来,仿佛知道自己离死不远,“到时候,我希望小光能替我把天下拿下!”在三郎眼里的光秀就如同自己一样。“好啦,该回去了!再不回去小恒会在我耳边说教的。”夕阳已与海平面相接,“嗯,回去吧。”两人的影子一点一点的相接在一起。

刚踏进门,三郎就听见熟悉而感到厌恶的说教:“主公,你这么晚才回来,会让家臣们担心的!”“我知道我知道!只不过是走慢一点而已嘛,而且我又不是一个人出去,有小光陪着我不是吗?”三郎撇撇嘴,就像做错事不认错的小孩一样,“可是!”恒兴很想继续说,但是光秀拍了拍恒兴的肩,说:“主公在回来之前一直说饿,恒兴大人不如就去准备饭食吧。”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三郎的肚子就叫了。“是!”恒兴只能退下去准备饭食了

在吃饭过程中,就只有三郎和光秀,就连侍女都没有。直到最后,三郎才说一句话:“还有两天,应该就是真正的最后一战吧。”“应该也是夺取天下的最后一战。”光秀直到三郎的言外之意,可真的不想发生那件事———信长之死,本能寺之变。

 

本能寺之变还是来了,然而织田家的灭亡,信长的死,是否与历史一致······

 

“小光?你没事吧?”在出战前,光秀一直咳嗽,因此,三郎有些担心光秀的身体。“并无大碍。”嘴上是这么说,可三郎用眼看也知道光秀现在不怎么好受。“这样吧小光,你就在这里休息吧,这场战我来吧!”这天来了,当然是要接受,绝不逃走!“可是,这样的话主公的安全不就····咳咳——”定下来了,但我并不想接受,因为不舍得。

 

“小光,我要是真的死在那里的话,记得替我帮我和大家说声对不起哦。”三郎微笑着说出这句话,与当初的一样只有最纯真的笑容。

 

率领着军队前往战场的三郎心里就只有一句话:我也是为你而活的,小光。

 

熊熊的大火将整座本能寺包围的严严实实,没有任何的出口,被困于里面的人就是只有身为信长的三郎。“还真的有这么一天啊,死在本能寺的信长·······”不知道是感叹还是自嘲,但是三郎觉得,能在战国遇到与自己长得相似的光秀也是值了。

 

“三郎!”即使那是早已定下的历史,但是现在还是可以改变,因为我不愿意看到与历史一致的结果,“小光?!你怎么来了?”不可以,这样一来历史便会改变。“因为吾听说三郎被困本能寺所以就率兵前来。”即使改变也不愿意失去你。

 

“听好了小光,即使真的像历史那样,我也不会感到后悔哦。”很平静,没有一丝恐惧,“因为啊,我在这个时代遇见小光你。所以,拜托了!连我这份活下去,可以吗?”将湿透的披风让光秀披上,“三郎······”可是,就算现在想逃出本能寺,也不过是空想罢了······

 

被烧毁的本能寺只剩残骸,然而织田信长与历史一样死在本能寺,可是,那位在织田家无人知晓面容的明智光秀却在这场战争消失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