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灬爺Jimmy

路那么长,不如慢慢享受

【招募!】妖都8月YACA漫展!信长协奏曲全员Cosplay!

这里有一只准备在妖都8月的yaca漫展出制服三郎√
所以呢,求人来组团一起出【人多热闹嘛】

CN:川爷
扣扣传送门:1608304529





双子·夕恋

 两个人,拥有相同的面容,如同镜中的影;却拥有截然不同的性格,但是,这就是双子之间的爱情`````````````````````


“下一组!”体育课,身为哥哥的光秀因为身体的原因,每节体育课都会在跑道的终点等着弟弟到来,”预备——“三郎在起点准备着,为的就是要听到老师那句“跑——”因为,在终点里有人等着自己——
“跑——!”老师一声号令,三郎就马力全开,为的就是不想让在终点等待着自己的那个人等得太久。光秀在跑道终点微笑着等待弟弟的到来,“小光!”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等我等得太久!“三郎——”弟弟来到了终点,就把哥哥抱入怀里,“三郎每次都是跑第一呢!”三郎牵着光秀的手,走去树荫下的长椅。
“因为我不想让小光等得太久啊,因为小光每次都会在跑道终点等着我嘛。”三郎喝了口水,笑着回答光秀的话。光秀听到这句话,温柔的笑着说:“因为,我要迎接着三郎的到来啊。”

 放学的钟声响起,课室里只有光秀一个人,而三郎去了社团的活动。虽然三郎已经说让光秀先回家,但是光秀觉得一个人回家感觉有点缺了什么似得,就在课室里一边写着作业一边等着三郎回课室。

夕阳一点一点地落下,社团活动一结束就快速跑向教学楼,因为他知道,课室里有人等着自己——————
“小光!”一打开门,就看到光秀在自己的位置上写着作业,“三郎——”看到弟弟满头大汗的样子,知道了弟弟是用跑的回来。“抱歉,让你久等了!”三郎走过去光秀那边,坐在光秀面前的位置,“没有啊,”一如既往的能带给弟弟温暖幸福的笑容,“先把汗擦一下吧——”光秀看到三郎头上的汗滴,就帮三郎擦了一下汗。“谢谢——”这个笑容,三郎永远都是只送给光秀一人————一个单纯而幸福的笑。

风,掀起了课室里的窗帘,夕阳的金色洒入了课室,地上的黑影,能看得出双子正在亲吻——————
“回家吧!”
“嗯!”
手牵着手,夕阳伴随双子一同归家————


                                                                         BY:川


【考據】主公的防寒冬裝

亦步依亦趨:


想必看過漫畫的人都對主公這套帥氣的防寒冬裝有印象

看網點目測,外套是外紅內黑,淺色圍巾,麻料的褲子

然而剛剛才後知後覺的發現


外面那個是類似陣羽織的東西

………………原來陣羽織還能當斗篷扣上的嗎?!

還有裡面那身怎麼看都像是黑色的皮草啊?!

薩蘇噶引領戰國潮流先鋒的南蠻控!!

明明只是趕時間隨便穿出來趕路的一套都潮爆了……主公的蘇值又翻新了新的高度呢_(:зゝ∠)_

[信协][双子]明月(2.7生贺)

图:

和浮云云 @江江 互卖安利失败后相互妥协的结果;

超过生日相当天数的庆生;

切换文风的大失败。


讲真,明明收下这安利就有勤劳(并不可爱)的夫人每天端茶送水过上混吃等死要肉就摸大腿不爽就扔菜盘大爷般幸福的生活我为什么要作呢_(:зゝ∠)_只能归结于天性如此实在教人痛心_(:зゝ∠)_

*现代paro,辉夜姬(by清水玲子)梗,OOC的锅她背


明月


仔细想来,距离和小光第一次见面,已经差不多过去了十年。

三郎坐在围着校园的、低矮粗糙的篱墙上,迎着即将完全沉没的夕阳晃动双腿,他眯细了眼远望那抹橘黄色的余晖,露出与平日不符的严肃神情。

光秀姗姗来迟,还未等他出声,这个校服穿得松松垮垮的少年已从围墙一跃而下,“小光你让我等得好辛苦~”

“抱歉三郎,下课后被老师叫去帮忙了。”

三郎没有真的在抱怨、也没有责备他的意思,对于被交托各种班级事务、忙得不可开交的光秀已经见怪不怪,况且是自己主动提出“要等小光”,光秀惯例的认真解释反而显得自己心眼很小似的。

思及此,三郎摸了摸头,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其实我也没有等很久啦,刚刚到的。”意识到光秀肯定不会把书包给他,三郎小心翼翼伸出一半的右手又收了回去。

果然光秀从他身旁迈了一大步。那帆布的书包并不沉,只有每天上课所需的教科书,全部的笔记、甚至两人的饭盒水杯都放在三郎那里,也并没有特别需要帮忙的必要。

而三郎这样做,仅仅出于同胞兄弟间的情谊。


他当然坚信他俩是同卵双生的兄弟,除了初见时把和服装束的小光误以为是妹妹之外。严格说来光秀该是哥哥,但几分钟出生顺序的差距不足以动摇三郎的认知:他没有喊过一声“兄长”,而是喊着“小光”从孤儿院起分外亲昵地喊到了高中,并且暗暗决定喊一辈子。虽然他和光秀性格、体质都截然不同,但那如出一辙、仿佛模具拓印的面孔是不会错的;小光一来到他面前,三郎就恍惚觉得自己又回到了房间里的穿衣镜前,镜里倒映出秀外慧中完美无缺的崭新的三郎。

当然毫无缺点的人在世界上是不存在的。光秀也不例外。他这病弱的哥哥听从神明的指引而一直被当成女孩儿抚养,好不容易才渡过了他的童年时期。

因此,因医院疏忽而被遗弃在孤儿院的三郎从未埋怨过父母,甚至随着年岁渐长,他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后,他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他被找回来了。

“能够见到小光就很开心了。”当时的三郎说。

“能够见到小光、能够听到小光说‘想和三郎一起生活’‘我需要三郎’,我就足够开心了。”后来的三郎说,此时他已经回忆起了更多的细节:迈着碎步、纤纤走到他面前的妹妹般的小光,那认真专注地看着他的黑曜石般的圆目,还有被管家抱走时那燕子般挣扎的身姿;三郎从满是泥泞的传接球游戏中停下来,不明所以。

光秀很少提起那时候的事,但每当三郎向他核实那些场景时,他也并不避讳,甚至没有因女装的自己而产生一丝尴尬或羞涩的表情。在光秀心里,应该是把疾病当成自己生命的一部分,所以没有怨恨、十分自然地接受了由此带来的疼痛和相关的一切吧。

这样的小光不该有隐瞒自己的事情才对。三郎想。

他偏了偏头,身旁高兴地盘算着晚餐吃什么的光秀立刻停下来,疑惑地望向他。

三郎摆摆手,“没事啦没事。”

小路的左边是汩汩流过的小河,清澈见底,正如那双温柔的眼睛没有秘密。


前厅聚集了一大圈人,认识的不认识的,像某棵树上、占领所有枝杈的唧唧喳喳的麻雀似的。一见他俩踏过门槛,又猛地噤声,同时扭过头看向他们。准确地说是看向光秀。过了好一会儿,麻雀的会议重新开始,只不过声音比刚才更小,三郎几乎不怎么听得清楚了。

他们推举出来的领袖是平手政秀,这位老人一直担任着教导他俩的家庭教师的职位,他学识渊博品德高尚,在这一大家人里算得上说话有分量的存在。

“少爷,您是怎么……”平手对光秀说。

“不用多说了,我自有考虑。”光秀以少见的强硬态度打断了他。麻雀的声音骤然增大,随即如天边的夕阳一样渐渐淡去。人群沉默着,自发从中间让出一条道路,三郎紧紧跟着前面的光秀,这是第二次他跟在光秀后面,第一次还要追溯到遥远的童年,他刚来到这个家时也是这样沉默不语,心中充满疑惑、但没有问任何问题。

他坚信小光会说的。

他听见平手老人在身后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小光需要进行一个手术,这三郎是知道的;小光的手术需要到一定的年龄才能做,这三郎也是知道的。

但他并不知道其中的细节,也不知道那些器官能由谁来提供,他也和若无其事、靠药汤养着的光秀一样悠闲度日。三郎突然想到,那个日子不就是明天吗,明天他俩就同时满十八岁了。

“三郎,”光秀轻轻柔柔地出声,“你愿意背负这个家族吗?”

三郎愣了一下。光秀望向他,没有问第二遍也没有打算问第二遍,他的眼神好像已经得到了满意的答案那样盈满了笑意。

忽然之间三郎明白了全部,那十年的默契让他瞬间理解了光秀最大的秘密。

“我只能拜托你了。”

月色似水,洒满了两人站着的中庭。

“三郎,今晚的月亮真美。”

“是啊。”三郎说。

他也学光秀那样仰起头,感觉自己就要溺死在这温柔的月光里。

月亮好美。这句话简单得连一个克隆体都能听懂。


END-


九、喜欢你

 

“三郎,快点啊。”在玄关等着三郎的光秀,催着还在穿鞋的三郎,“知道了,我已经很快了。”昨天晚上,三郎忘了今天是去旅游的日子,幸好的是,很期待这次旅游的光秀提醒了三郎,三郎才想起旅游的事。因此昨晚三郎就急急忙忙地去收拾旅游的东西。

 

“三郎,东西带齐了吗?”因为是昨晚急忙收拾的,光秀提醒一下三郎是不是东西都带齐了,“啊!我忘了还有一个东西没拿!”被光秀这么提醒,三郎才想起那那个重要的东西。

 

“三郎,光秀,你们两个要玩的开心哦!”在车上的时候,老板过来看看三郎他们,“嗯,知道了老板。”三郎早就知道老板这次的旅游是要去哪儿玩的,因此原本想带光秀去看看现代被修复过的织田家,这次刚好有这个机会了。“啊,对了老板。”三郎不想跟着老板一群去逛,毕竟自己是信长,知道哪里是织田家的地方,哪里是自己的曾经与光秀一起走过的地方,“我和小光能不能不跟团呢?”三郎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要是跟着团的话,就不可以跟光秀说那些话了。“可以啊!呐这个,是酒店房间的钥匙,原本我是想到了酒店才交给你的,不过三郎你说不跟团,所以我就先交给你了!”老板把钥匙交给三郎后,就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接过钥匙后,三郎就把钥匙放在包里,防止钥匙掉了。

 

“三郎,你说被修复过的织田家会不会和战国的不一样?”来到这个时代后,光秀就一直很想到织田家看看,不过却因为三郎总是带着他到别的地方玩,忘了这件事。但是这次旅游,光秀可是很期待的。“应该会有些不一样哦,毕竟是修复过的嘛,怎么说都会比以前的好看很多。”看着你这么期待的样子,我也感到开心了。

 

“三郎,光秀,记得8点半回酒店吃大餐哦~”市挥着手跟三郎和光秀说要记得回来吃饭,光秀挥了挥手点了点表示知道了,而三郎打开手机的电子地图看看,“小光,我们先去酒店把行李放下,然后在回家吧。”光秀知道三郎说的“回家”是指织田家,因为他们两个是织田家的家主。“好。”

 

放下行李后,三郎和光秀就出发回家了。

 

“三郎以前来过吗?”光秀知道三郎原本就是在这个时代生活的人,“嗯,以前来过。我记得应该是小学的时候吧。”三郎摸了摸下巴回忆了一下。“那么,三郎觉得,战国和现代的织田家,才是正真的强大?”对于光秀来说,无论是现代还是战国,有三郎的时代便是强大的。“这个嘛,我觉得啊,有小光在的时代便是强大了。怎么说小光才是正真的信长啊。”但是,在我心里,你是我喜欢的人。

 

刚走进院子了,三郎就看到一个很不错的东西——“角色扮演”,“小光,想不想回到那个家?”三郎指了指那个牌子,光秀笑了一下说:“好啊。”

 

两个人来到服装间,工作人员帮他们选好了衣服,可是却被三郎怎么说:“信长才不是穿这样的衣服呢!还有明智光秀的衣服也不是这样好吗?真是的,我又不是不知道我自己是穿怎样的衣服,好歹我曾经也是信长嘛!”在一旁的光秀则是很有礼貌说:“抱歉,衣服我们会自己选。”因此,工作人员只能看着他们选衣服了。

 

“虽然是摄影棚,但是和对面的真很像啊。对吧小光。”再一次穿上属于信长的衣服,再一次把头发扎起来【三郎回到现代后,都是把头发弄到后面的。】,“嗯,是啊。”可是在三郎心里,他不喜欢光秀把脸遮住,他喜欢看着光秀的脸。可是,即使这次是游戏,光秀还是把脸遮住了。“那么,两位客人就可以——”三郎没有等工作人员说完就插了一句,“啊,抱歉抱歉,照片我们就暂时不用你们来拍哦。我说ok的时候你们再来如何?”毕竟要说那些话,而且那些话与你们这样工作人员没什么关系,被听到什么穿越时空之类可不好。“哦——”工作人员也只能无奈的离开摄影棚。

 

现在整个摄影棚就只有三郎和光秀两个人。“怎么了三郎?”光秀不明白三郎要做什么,“嗯,等一下啊小光,我——我有话想和小光说。”三郎表面很平静,但是内心却非常的害怕,害怕说完想说的话后,光秀会讨厌自己。“什么事?”光秀很想知道三郎想说什么,但是却莫名也感到一丝紧张。

 

“那么,我就说了!小光,其实我喜欢你!我不管小光是明智光秀还是织田信长,更不会管我是织田信长还是三郎,在我心里,我喜欢的人就是小光!”三郎紧紧地握着光秀的手,“即使在不同的时代里,我还是不会变。因为,我爱你!小光!”说完,三郎把光秀的头巾解开,“因为我喜欢看到小光的任何一个表情,喜欢小光你笑着,所以,小光以后就不要用明智光秀的头巾遮住你的心,可以吗?”三郎彻底的把自己内心隐藏已久的话,跟自己爱的人说了出来。

 

“三郎——”光秀完全没有想三郎会与自己表白,更没想到三郎会与自己一样,“可以,因为,我也和三郎一样!”我终于改变了,改变原本的历史,让你留在我的身边。

 

紧紧的抱住,不是因为害怕对方会离开,而是因为抓到自己想要的;亲吻,并不激烈,因为他们只想珍惜以后相爱的一切;不管是在那个时代,有你就够了。

 


八、睡颜

 

这天,三郎和光秀两个人刚好在同一天休假,光秀以为三郎已经计划好会出去玩的,但是三郎却说这几天有点累想留在家里好好休息。吃完午饭后,三郎说想睡一下就回到房间休息,而光秀就帮忙收拾一下餐具,之后就回到书房看书。

 

下午,是一个温馨温暖的时间段,光秀为了不想吵到三郎休息,一直都是静静的看着书。

 

两个人的房间是相连的,不过,相连的房间里有一间书房隔着——书房前面的是三郎的房间,书房后面的是光秀的房间。

 

可能是看书的时间有点久了,光秀放下书籍,休息一下。不过,嘴有点干,想到厨房那里倒杯水喝,不过要穿过三郎的房间才能到厨房。光秀轻手轻脚地经过三郎的房间。可是呢,光秀正准备走出门口的时候,被一样东西吸引住了。

 

“睡得还真熟呢。”光秀轻轻地坐到三郎的床边。虽然以前也偶尔见过三郎的睡颜,但是那时候是一个战斗连连的时代,并不像现代那样能睡的安心。“下午好哦,小光。”在柔和的阳光之下,三郎醒来了【不对,其实是三郎在光秀进来前就醒了,不过是三郎想看看光秀会不会好奇自己的睡颜才装睡】,“嗯,下午好,三郎。”

 

柔和的阳光从窗纱透过,衬托出一幅温馨幸福的画面,这个画面只属于他们两人的。

 


五、搬家

 

三郎回到现代一直为一件事而感到头疼,那就是——光秀身体不适。所以呢,三郎就一直在找一个居住环境比较好的地方,就算离工作的地方远一点也没关系【这时候小光还没找到工作】。因为为了你的健康也是值的。

 

没多久后,光秀在附近的图书馆找到工作,而且隔两三间店铺就是三郎工作的地方。“搬家?为何呢?”午餐时间,三郎来到光秀工作的地方吃饭,并和光秀商量搬家的事。“因为——因为——怎么说呢,就是,就是想让小光能吸收到新鲜的空气,而且多多吸收负离子对身体也很有好处嘛!”为你的身体健康,我一定会找到一个好地方!“可是,我觉得住哪儿也没关系,有三郎在就够了。”光秀微微一笑,笑得很幸福。“这样啊——”搬家的事,还是暂时放着一边吧,因为你都这么说了。“那就以后再说吧搬家的事,不过我还是会看看哪里的环境好,如果看中了,我会跟小光你说声的!”握住光秀的手,同时也如光秀一样回一个很幸福的笑容,因为他也一样。

 

“你看你看,我都说了,和阿光一起吃饭的就是前面那间金平糖店的店长嘛!”在图书馆工作的员工看到与拥有与光秀相同的面容的三郎,开始谈论纷纷,“还真的很像呢,他们是不是双胞胎兄弟啊?”“谁知道,不过,与阿光相比的话,他给人的感觉挺阳光的。”“我觉得阿光比较好,彬彬有礼嘛。”三郎和光秀完完全全没有在意身边的人所言论的事,而是一如既往地呆在一起。

 

 

六、新来的——市

 

“小光,我晚上可能会晚点回家,因为今天会有新货来,我要清点一下。”一早,两个人就一同出门上班,各自拿着自己的便当。“嗯,我知道了。那么回家的时候,需要我买些什么回家吗?”红灯亮起,两人等着绿灯。“嗯,应该不用买些什么,而且,家里还有些吃的。”三郎摸着下巴想了一下家里的冰箱有什么,“这样的话,我就在家里等着三郎回家吧。”绿灯亮起,两人走过对面。就在这时,从光秀的背后抱住了光秀。

 

“三郎早!!”三郎转身看了一下,忍着莫名的怒气,说:“市,我才是三郎。”原来是老板的女儿,“哎!?和三郎好像啊!”抱住光秀的女孩是三郎的老板的女儿叫市,“你好,我叫光秀。”光秀很礼貌地自我介绍了一下,“光秀····明智光秀·····”市听到光秀的名字就想到这里,而光秀也因此而惊讶,“嘛,别介意。因为我爸爸是个信长控,我从小就被爸爸感染了。正因为我爸爸是个信长控,而我就有一个与信长的妹妹一样的名字。”

 

“市,对吧。”光秀认真的看了眼前的女生,发现不只是名字一样,就连长相也像,“嗯!”“对了,市你今天过来,是老板有事吩咐吗?”三郎将光秀送到图书馆,挥挥手表示在家等我,然后就走多几步到了自己工作的地方,“不是啦,我是得到爸爸的同意,来三郎的店工作的!”三郎拿出钥匙开门,门开后,市进去帮忙开灯,“这样啊,那以后就要好好努力哦!我可不会因为你是老板的千金······”还没等三郎说完,市就自信满满的回答:“我一定会好好干的!”

 

就这样,老板的女儿市就开始她的工作路程。

 

七、旅游

 

“抱歉抱歉!因为刚刚到对面的甜品店买了些马卡龙,所以,让小光你等了那么久真的非常抱歉。”因为今天图书馆进了些新书,平时吃饭的房间也被堆满了书籍,所以光秀就到三郎工作的地方吃饭。“没关系,我也是刚刚才来。”三郎坐下来,两个人打开了便当开吃。

 

“哦,对了!三郎,我爸爸刚刚打了电话过来,说一会儿来店里哦。”市拿着包包准备与朋友在外面吃午餐,“哦,我知道了。谢谢你告诉我。”说完后,市就向三郎挥挥手再见,三郎也挥手再见,之后就继续与光秀一同享受着午餐。

 

“说起来,市小姐和阿市有几分相似呢。”光秀回想起来与市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以为阿市也穿越到这个时代,“嗯,说的也是。不只是样子像,就连名字也一样。”夹了颗丸子来吃,想了一下当初认识市的时候,三郎和光秀的想法是一样的。

 

“在和亲哥哥一起吃午餐啊三郎。”金平糖连锁店的老板来到店里,刚好看到正与光秀一同吃饭的三郎。“哥哥?哦,老板你误会啦。”三郎吃了口饭,光秀就停下吃饭,“这位是我们的老板,和我一起吃饭的就是我经常说起的小光。”三郎给老板和光秀介绍了一下,“你好,我叫光秀。”光秀礼貌性打了个招呼,“光秀?明智光秀!”老板的信长控再次发作,而光秀则笑了笑,因为他知道三郎的老板是信长控,“老板和市的反应还真的一样呢,哈哈——”三郎也笑了一下,不过他还是想起要问的事了。

 

“哦,对了,老板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吗?”三郎喝了口水,光秀看到三郎嘴边有颗饭粒,就帮三郎擦了一下,“下个月公司组织去玩,所以三郎你也可以来哦,当然光秀君也能来哦。”老板分别轻拍了一下三郎和光秀的肩,“非常感谢您的邀请,那天我会与三郎一起参加的。”三郎看了光秀一下,两人高兴地笑了,“那我就等着你们两个啰那天。明确时间和事项我会让小市跟你们说的,那么我先走咯。拜拜三郎~拜拜光秀~”老板说完后就转身离开店里,光秀和三郎挥挥手表示再见,之后就继续享受着午餐。


《信长协奏曲》同人


四、想打工

 

自从来到现代生活的光秀,除了在家里做些简单的家务,还会到附近的小公园散散步,或者是到附近的图书馆看看书。不过,久了,光秀发现三郎一个人工作很辛苦,想帮帮三郎减轻负担。因此,光秀决定也出去工作,那样的话,三郎也不用那么辛苦。【作者:小光啊~你在心疼三郎么】

 

刚好有一天,三郎休假,就决定带着光秀去泡温泉!

 

“啊——好久没泡过温泉了!自从到了战国时代后,大多都是泡澡。虽然泡澡也能消除疲劳啦,可是效果最好的还是泡温泉呀!你说是不是呢小光~”在弥漫着热气的环境,享受着舒服的温泉,此时,就只有三郎与光秀两人,无人打扰。“嗯,泡温泉真的很舒服呢。”无人打扰的环境下,就只有你我两人。

 

“不过,温泉和泡澡一样,不能泡的太久,否则的话会头晕什么的。所以呢,我们泡多一会儿就要起身哦,小光。”温泉虽然舒服,不过泡坏身子我可是很心疼的。“嗯,我知道了。”微微地一笑回应三郎的提醒。

 

“三郎,我有一件事想与三郎商量。”关于出去工作的事,光秀决定要和三郎商量商量。“嗯?什么事?”这时三郎头上的毛巾,“噗通”地掉进水里,水花溅到了两人的脸,“三郎,现在不是玩的时候。真是的,怪不得那时候恒兴总是说教你。”光秀本来想用毛巾擦干脸上的水,不过,就被三郎“捷足先登”。“那么,我现在就帮小光擦干吧。”轻轻的,很细心的为光秀擦干脸上的水,不知道是因为温泉泡久了还是其他的原因,三郎看到光秀那张红红的脸。

 

“好可爱啊,小光~”这张红红的脸,是专为我一个人看的吗?“是——是温泉泡久的缘故,脸才会——才会红的。”说话都支支吾吾的,真可爱呢。“是吗?”三郎才不会相信温泉泡久让光秀的脸变得红红的。

 

“好了,现在是要说正事的时候了。”光秀重新收复一下情绪,开始说正经的事:“我想出去工作,为三郎减轻负担!”光秀一脸认真的样子,让三郎感到莫名的笑点,不过,三郎还是忍住了。“可以啊,不过,小光你真的要去工作的话,最好要选比较轻松的工作哦。”如果太辛苦的工作,会把你的身体给弄坏的,那样我心疼。“嗯,我知道了。”这样我就能把你减轻了负担,那样你就不用太辛苦了。

 

“哟西!该起身啰,因为小光脸红了嘛!”“还都不是因为三郎的毛巾掉进水里,然后水都溅到脸上。”“才不是呢,明明是我帮小光擦脸,小光才脸红的!”“没有”“有啦”····················

 

能为你减轻负担是我应当要做的事;虽然你帮我减轻的了负担,但我担心你累坏;即使是一点点的帮助;你要知道,我舍不得你吃苦;其实,我也是——


《信长协奏曲》同人


三、信长的!金平糖

 

“真的吗?老板?!”在工作的三郎接到连锁店的老板升职的事,“当然啦!三郎你啊,虽然是个小员工,可是想法比你们的分店店长还要丰富!所以呢,我就决定把这间店的店长给炒了,由你来当店长!我可是很看好你哦三郎。”说完后,老板就将分店店长的职位交给了三郎,而原来的店长并不是被炒了,而是跳槽了。

 

“三郎,好好干哦!这家店的主就是你哦!哈哈哈哈——”金平糖连锁店的老板拍了拍三郎的肩表示让三郎好好干。“知道了老板!慢走哦!拜拜!”三郎在店门口挥手向老板说再见。

 

转身回店里,面对店里的所有员工,鼓励着说:“呦西!各位!我们好好干吧!”“是!”店里员工都被三郎的鼓励而感到热血沸腾了!

 

下班回家的三郎轻哼着歌,很高兴的样子。“我回来了!”在家里的光秀也能听到三郎高兴地在哼着歌回家。“看来三郎今天很高兴呢。”光秀将三郎从超市买回来的食材拎到厨房,“是啊,今天我在打工的店里升职为正式员工,当了店长呢!”在房间里的三郎一边换衣服一边跟光秀说明今天的高兴事。“还真是一件高兴的事呢!三郎。”三郎从房间出来,到厨房准备做晚饭时,就想起了一件事。

 

“小光!”光秀从书房里出来,看到在厨房“作战”的三郎,想到了一件好玩的事,“难道三郎终于败在今晚的晚餐了?”被光秀这样说的三郎,就顺意的说:“是啊,除了要工作,还要天天想着做什么好吃给小光呢。”将蔬菜放在水槽里,放水洗菜。光秀看着三郎那张假装烦恼的样子,忍不住地笑了一下。“好啦好啦,我是开玩笑的啦,照顾小光可是我的责任哦。”一边认认真真在做饭一边笑着和光秀说话,可是呢,正因为三郎在认认真真地做饭,所以就看不到因为刚刚的那句话而脸红的光秀。

 

“哦,对了!”在吃饭的时候,三郎终于想起原本要做的事,“呐呐,这是给小光的!”三郎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用玻璃瓶装着的糖果,上面的标签还写着“信长的金平糖”的字样,“这是?金平糖?”光秀接过三郎给的金平糖,看了一下,“嗯,这是我现在工作卖的东西哦,这是今天老板送我的。”三郎继续吃饭,光秀将金平糖放好后,笑着跟三郎说:“谢谢你,三郎。”三郎夹了菜给光秀,说:“不用谢哦,因为我知道小光喜欢吃金平糖嘛。”

 

知道你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是我应该要做的事,因为那是我对你的爱。